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臭豆腐的自留地

一块写下自己记忆的自留地,一个记录思想历程的小花园。拒别人的东西到自己的地盘。

 
 
 

日志

 
 
关于我

身体不壮,其貌不扬,眼睛不大,牙齿焦黄,收入不高,花钱大方,口袋空空,家无余粮,外号穷酸,心里不慌,不缺亲情,父母在堂,要问爱情,打死--------不讲。

网易考拉推荐
 
 

音著协你要干什么?  

2008-12-12 17:42: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色字体是原文,色字体是老朽写的乱七八糟

最近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总干事因为北京晚报的两片评论大动肝火,跑到自己的网站上极尽讽刺谩骂之能事。鲁迅先生的论文风格学得惟妙惟肖,不过只可惜水平很不到家,只是歪理而已。老朽罗列出来,稍加评论。加上后面屈先生罗列出的一大批报送名单,呜呼呀,老朽不由得冷汗交流,为北京晚报这“狼崽子”担心。屈先生不是武松,打虎不行,凭他的小身子骨打狼崽子也真为难,故此姑且拉大旗作虎皮找几个帮手来吓唬一番。)

北京晚报你要干什么

 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总干事 屈景明

 看到北京晚报一篇接着一篇的刊文讨伐音著协,心生顿悟。音著协这些年来拿着几段让人唱烂了的小曲满世界的讨钱,款儿们心不顺时不愿打发,音著协居然还敢发狠告人家,多行不义,报应来了。

(原来音著协还不是款儿,不过看起来很羡慕款儿,所以弄几只唱烂了的小曲儿满世界讨钱,想早点成款儿,不过这想当款儿也不容易,人家不给,那就法庭上见。官司输赢还不得知,不过音著协似乎胸有成款儿的竹子。看看人家后面罗列的名单,这胸中的竹子似乎枝繁叶茂的紧。)

但做这等投暗器,报复伤人的下作之事多是蝇营狗苟的营生。堂堂北京晚报的总编们总不至于为戏弄几个写小曲的去花费他们每一平方毫米都能换来大把钞票的版面吧。无利不起早,这是俗人都知道的道理。报业大鳄虽然腰壮,偶尔也难免俗。北京晚报跳着脚地骂街为哪般呢?

(原来在报纸上绝对不能说音著协的不是,如果敢讲那就是“投暗器,报复伤人”, 那就是“下作”就是“蝇营狗苟的营生”。不过在报纸上公开发表怎么也没看出是暗器,怎么着也是名器。至于报复,报复什么呢?难道音著协抑或屈先生抢了北京晚报的银子?或者砸了北京晚报的车窗玻璃?以至于北京晚报心生恶念,要在全国发行的报纸上“投暗器,报复伤人”?报纸是要刊登广告的,那是报纸一大笔收入呢。不过倘若只有广告,这报纸恐怕音著协或者屈先生也不会看的,除非屈先生被音著协开除了,想看看招聘广告什么的。按照屈先生的逻辑,北京晚报最好改名“北京晚广告”的好,因为“每一平方毫米都能换来大把钞票的”的,报纸上登的所有东东不是明广告就是背后收钱的暗广告。所以,你批评音著协,那就是收了“款儿”的钱了,不过不知道是人民币,美元,欧元或者卢布? 老朽斗胆问一句,社会的良心也是花钱买的吗?“无利不起早”,那些为音著协唱赞歌的,音著协付了多少银子呢?不过那些为你唱赞歌的嘴里的赞歌,不知道谁写的词儿,谁谱的曲儿,你是否也收他的版权费呢?)

    有人揣摩,莫不是北京晚报与当下音著协正在状告的某著名搜索引擎或公或私、或明或暗有什么猫腻?

    也有人推想,是否北京晚报的头头们在哪个娱乐场所有点投资?

再不然,人家新闻界人五人六的人脉巨广,还不兴有人求着办点……。总之,款儿们总是傍在一块儿的。

(我突然吐了一口,想起鲁迅先生的杂文里,“电线杆子上写着XX党领卢布字样”,如此恶心的语言许久没见了。音著协干事长的水平就是高。栽赃陷害不用拿出证据,不过,这年头专家说了,呼吸要收税,放屁也要收费的。万一谁不小心,放的是个响屁,而且是带韵律的,要记住向音著协交版权费的。)

我从不这么想。这不把人家北京晚报看小了吗。北京晚报的总编们虽然办的是小报,人前挺直了小腰,也凑合着算是京城里或亨或鳄的人物,一定是有大抱负的人类。

(您肯定不这么想,只有那些心理阴暗的人才这么想。您是伟大的音著协,伟大的音著协总干事,如此伟大的人物怎么会有阴暗心理呢?谁要说您不伟大那是不对的,连俺一个外地人都喜欢的北京晚报您都看成小报,谁能说您不伟大?北京晚报的编辑们腰多粗我没量过,屈先生看来是量过,抑或想量而没得逞,从此心生不平。北京晚报无处收费饿瘦了腰也罢,屈先生拿着收来的版权费养大了腰也罢,只要是不犯法就可以。犯了法什么的,到局子里几天,大腰肯定变成小腰。看得出,屈先生对亨对鳄,还有上边的“款儿”是真看重的。因为只要是亨是鳄是款儿,就都是有大抱负的人类。屈先生的是有大抱负的人,版权费的收缴是大事业收完了就实现了抱负了。斗胆问屈先生一个问题“床位无人、包间空着凭什么也要交费? ”这是北京晚报很明确的问题,屈先生是否应该先回答呢?)

重读了两篇煽动性超强的大作,这才发现,这一篇扯着“油”说,那一篇扯着“税”讲。上下都是当下老百姓心口正堵着不知如何发泄的事儿。这若是能敲敲边鼓、扎个针,弄出个动响来还不讨个大大的好人缘。到底是媒体人,好生敏锐。抓住这经济危机阴影下人们好久没有呈现的躁动心理,此时下手,事半功倍。

(看到这里明白了,原来北京晚报是因为“当下老百姓心口正堵着不知如何发泄”,来为大家说话,来争人缘啊。不过,似乎音著协做的事如果不引起公愤,一个“小报”无论怎么扯也不能“弄出个动响来”吧。想起一件事来,据说公马和母驴杂交生骡子,要是公驴看到老婆生的是骡子,去找公猪算账,公猪肯定要大叫冤枉。屈先生不愧是大人物,知道“经济危机阴影下人们”都“呈现”着“躁动心理”,知道北京晚报一挑唆,“经济危机阴影下人们”就会给北京晚报“好人缘”,到音著协“发泄”,一个屈先生眼里“小报”原来有如此大的能量。不过想问一句“经济危机阴影下人们”都是什么“款儿”?付了北京晚报多少银子?不过在老朽看来“经济危机阴影下人们” “躁动”着“心理”把空空的口袋再掏一点什么来给北京晚报做暗广告的可能性不大。)

朋友讲:别瞎说,人家北京晚报那可是眼不斜、嘴不歪,口正的主儿,怎么会捣自家主儿的乱呢。

(看到这里有点不明白,北京晚报“自家主儿”是谁呢?且慢,下面就有答案。)

没错,光查门牌号码也知道它是党办的报纸。可老人常说,善人不慎也能养出个狼崽子,谁又能说这绝对不可能呢。

(明白了,原来“自家主儿”是党,北京晚报你太厉害了,你批评音著协就是给党捣乱。捣乱就是破坏和谐。敢破坏和谐,就要和谐掉你。北京晚报要小心了。“善人”者,慈悲之人,救危济困,无私帮助别人之人吧,养出狼崽子不会错的,谁让他“不慎”呢。不过这个狼崽子要是专门咬那些乱收钱的黑手,大家还是喜欢的。)

最后顺便说一句:北京晚报你死了请不要用挽歌。不是怕你不交版权费,怕你玷污了它。

(见过了泼妇骂街,这种文字骂法不多见。别人见了不会觉得被骂者恶劣,倒是感觉骂人者早点交上版权费死了的好,至于玷污不玷污的,付了版权费了,看钱的份儿上,认了。)

 

 

送:中宣部、国务院新闻办、*****署、国家版权局、北京市委宣传部、北京市新闻出版局、北京市版权局、中华全国新闻工作者协会、各级法院知识产权厅、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国务院法制局、新华社、人民日报

手机通知协会所有会员、所有签约使用者。

 

(天,看到这个,我都吓煞了。那都是什么单位啊,别的我不怕,就怕法制局。不过,再自己一看,没有公安部,没有刑警队,替北京晚报略略心安了一些。再一想,坏了,俺一“经济危机阴影下人们”写了这个连“小报”水平都不上的小文,更不行了。俺既不是也傍不上“款儿”,也不是“亨”,更不是“鳄”,也在这里“敲敲边鼓、扎个针”,也敢来说事,音著协要是直接把证据“送”刑警大队,俺的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腰恐怕要成“小腰”,俺上无“善人”,面子是不会给的。乖乖,要是警察“不慎”把俺和谐了,恐怕挽歌也用不上了,因为,俺交不起版权费。)

 

  评论这张
 
阅读(38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