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臭豆腐的自留地

一块写下自己记忆的自留地,一个记录思想历程的小花园。拒别人的东西到自己的地盘。

 
 
 

日志

 
 
关于我

身体不壮,其貌不扬,眼睛不大,牙齿焦黄,收入不高,花钱大方,口袋空空,家无余粮,外号穷酸,心里不慌,不缺亲情,父母在堂,要问爱情,打死--------不讲。

网易考拉推荐
 
 

生(三四)  

2008-04-05 02:24: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萍说过,康曾经干过保安的,躲避动作很利索。生的拳头落空,生真想扑过去,列车长正好巡视过来。生住手站在一旁。

列车长狐疑地揽着两个人的脸,“你们在干嘛?”

康朝着列车长热情地说道:“没事,我们聊天呢。”

“不是打架?”

“哪能呢,我们是朋友,对吧哥们儿?”

生脑子转不过弯儿来了,愣在那里,“这,这是什么事啊?”

列车长怀疑地看了两眼,慢慢离去,还不时回头看着。

康盯着生,生也直视着康,冲突又要起的时候,康的突然目光回避了。拿出烟,给生一支,生摆手没接,康自己点上,看着生叹了口气:“我不想打架,没意思。”

生,还是楞,这变化太快。不知道说什么。

萍也许怕出事,急匆匆地过来了。挡在生的身前,看着两个人静静地站着,也有些惊讶,看着康:“我们的事回去解决,别在火车上闹,好吗?”

生怕康对萍动手,把萍推到一边,转身挡住萍的半个身子。

康又是一声叹息:“看到你们在杭州车站了,她在你面前很开心,可在我面前从来笑的那样灿烂。”

萍面无表情:“你做的那些事,恶心还来不及,我还能笑吗?”

说完拉着生就走。

生一霎时觉得康有些可怜,不由得脚步有些迟疑,回头看了下。

康说:“我在下一个车厢,一会过来找我吧。”

“好吧,一定。”生还是觉得是自己错,无论如何,萍在法律上是他的老婆啊。

 

回到座位上,和邻座调换了座位。萍静静地坐着,眼睛看着窗外。生低声问萍:“他知道我们的事了?刚才说什么了?打你了?”

萍不回头:“我和他说帮你一起做生意去了,别的没说。也没打我,你别管了。”

生做了一会,起身要走,萍拉着生:“你别去了,你打不过他的。”

“没事,放心吧。”

康在自己的铺上坐着,看见生过来,往旁边挪了下,让了个地方。似乎没多少敌意。

生不知道说什么,看着康。康叹了一声,开口道:“也许我不该来,不过我还是来了。你们的聊天记录,我找朋友打开了,我知道了你们所有的事。她早就无心跟我过了,以前在上班的时候就半夜三更才回来。要不是看在女儿的份儿上,我早就离婚了。”

生突然感觉这张脸那么恶心,撒谎。强压住那种厌恶,看着康的眼睛:“你很聪明,我也不想隐瞒什么。我和萍聊天很长时间了。我觉得萍是个少见的女人,她大气。看得出,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在社交场合,她非常出色。很会掌握说话的分寸,办事能力极强,很疼人。你说的半夜三更回来的事,是她在开发新产品的时候吧?如果男人赚不回来钱,女人就得做事业。据说你先提出离婚的,对吗?”

“是的,但她和老板的关系似乎不一般。”

生觉得恶心极了。

“你不觉得你想的太多了吗?一个女人很能干,老板倚重,不一定就是男女关系吧?”

“她就是那样一个人,你最好离开她吧。”

“我喜欢她,现在可以说,我爱她。如果是因为你说的这个,我不会离开她。”

“你有孩子吧?你愿意你的孩子在单亲家庭过吗?”

生想起了春儿,顿时无语了。可怜的春儿,。。。。。。

生,舍不得萍,可。。。。。。要是让人家的女儿失去父爱或者母爱,自己就是罪人啊!

无言,生的心里觉得左右为难。转身走到车厢连接处,点上一直烟。萍,春儿,萍的女儿,该如何选择。

。。。。。。。。。

“好吧,如果你能好好对她,我愿意离开她。但,不要骗她。我不明白,这么出色的女人,你为何放弃她?有些东西不是钱能买来的。”

康:“好谢谢你,这样吧,回去有时间,我们喝酒,做个朋友吧。”

生站起身,脚步有些踉跄。爱来的快,去的也快,巨大的反差让人眩晕。

再次来到车厢连接处,生靠在墙壁上,点上烟。自己做了什么?两个男人做生意吗,萍是商品吗?可想起萍的女儿,自己又能如何?

生回到座位上,萍上下打量了一下生,看着生惨白的脸,脸上露出担心表情,目光里都是关切。生勉强露出一丝苦笑,“没事。”

一路无话,下车后,康走过来,主动拿萍的行李,萍看着生,慢慢回身走。康很得意,要揽着萍走,萍厌恶地躲开,打车径直走了。康有些尴尬,又有些得意地朝生摆摆手,“再见。”

生泱泱地回家,感觉浑身无力。躺下,想睡,又无法睡。这几天的经历,像是放电影,一遍遍地出现。突然生一个激灵爬起来,坏了,晚上康要是欺负了萍怎么办?生为萍担心起来。站起来,像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一遍遍地洗手。

不行,得去看看。生转身下楼,钥匙都忘记了拿。匆匆下楼,天上下雨了,不大,生感觉有些冷。顾不得了,打车直奔萍的楼下。天很晚了,萍的窗口还亮着灯。生站在楼下,没动静。慢慢走上楼梯,站在萍的门口,侧耳静听,还是没动静。

生把心略微放下,慢慢下楼。回到自家门口,发现没带钥匙。惨了,邻居睡了,不好叫门。无奈下楼,雨还在下,抱着胳膊,站在楼门口,望着路灯下,一条条的雨丝。感觉冷了,生脑子也清醒了一些。

“这康应该是个很精明的人,他真的想和萍过下去吗?不像,否则,没法解释他转移财产。他到底打的什么算盘呢?如果我是康,今天的事,我会怎么做?那我绝对会往死里打,两个一起打。凭康的身材,打自己和萍两个都没问题。那么康为什么就能忍呢?太让人费解啊。哦,对了,生突然明白了。萍手里还有一部分存款!康来抓个现行,让萍觉得理亏了,然后要存款。天,真的太精明了。既然这样,萍暂时不会有什么危险。”

生觉得放心了,想起防盗门上有开锁的小广告,打了个电话。一会一个小个子中年人带着工具来了,三分钟就把锁打开了。

生还是无法入睡,到早上五点左右才沉沉睡去。

 

 

 2008年4月5日2:24:42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