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臭豆腐的自留地

一块写下自己记忆的自留地,一个记录思想历程的小花园。拒别人的东西到自己的地盘。

 
 
 

日志

 
 
关于我

身体不壮,其貌不扬,眼睛不大,牙齿焦黄,收入不高,花钱大方,口袋空空,家无余粮,外号穷酸,心里不慌,不缺亲情,父母在堂,要问爱情,打死--------不讲。

网易考拉推荐
 
 

生(四十)  

2008-06-03 11:07:5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西湖的夜景曾经让生和萍留恋忘返。西湖尤其是断桥附近似乎永远不缺少对对双双的游人。湖面在夜色中波光粼粼,像恋人心中甜蜜的波澜。生和萍故地重游,自然别有一番心情。西蒙惊叹这美丽的景色,生不失时机地给西蒙介绍西湖的历史传说,十大景观,以及岳王坟,苏小小墓,武松墓等等著名的景点。生的历史知识派上了用场。听得西蒙有点心驰神往。也算是给西蒙上了一堂中国历史和文化课。依偎着生,微微的晚风吹走了萍的娇羞和矜持,打开了话匣子,从白蛇传到李清照,讲起来滔滔不绝,间插了打量唐诗宋词。难为了半瓶子醋翻译生了。自己觉得用那种干涩的语言,是糟蹋了中国文化了,也把萍的优美演讲才能抹杀殆尽。随着和西蒙的熟悉,萍忘记了西蒙是个外国人,就像见到生的好友一样,还煞有介事地教西蒙一些俗语。看到西蒙总是看着美女们,就随口说道:“这小子是泡妞老手吧?我教他点术语,让他会国显摆去。”然后教“泡妞”,“中国泡妞,门也没有。”看着一米八的大块头,跟着萍一句句地跟着萍朗读,生笑的合不拢嘴。然后:“我是洋鬼子”,萍让生翻译:“我是外国人。”生无奈啊。西蒙学的很认真。生一旁暗笑。

三个人陶醉着,西蒙的赞叹让生很是得意。坐在平湖秋月的连椅上,看着远处的湖心岛的灯光,西蒙很向往。生说明天下午去北京的飞机,也许明天上午还可以来。西蒙一定要去那里看看。正在这时,西蒙的电话铃声响了。西蒙说声对不起,接电话。意大利语,生还是小半瓶子醋,西蒙说的很快,生听不懂。不过西蒙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声音变了。看得出很悲伤,发生了什么大事。

接完电话,西蒙眼泪下来了。原来西蒙的祖母去世了。那是一个慈祥的老人,八十二岁了,由于不适应城市的生活,一直住在乡下。这次西蒙来中国顺便要办的一件小事,就是给奶奶买药,顺便谈合作和开发新的生意项目。说起这个中药,中国人其实很熟悉。就是坎离沙,中国明代就有了,对于治疗关节疼很有效。开始,西蒙高山滑雪的时候,摔了后背,很长时间很疼,后来偶尔买到一种中药,热敷了几次,居然好了。西蒙为这种药取了个名字,叫神奇袋。那时候西蒙还没与中国人做生意。现在有了生,他想起神奇袋来了。发了个包装袋给生看。上边有药名,有厂家地址,有联系电话。是天津开发区的一家中日合资企业,不过最近合作期满,日方已经撤资了。这次西蒙就想去工厂看看,并且和生想了很多借此开发的新产品。如今西蒙祖母去世,看来无心呆下去了。生和萍都安慰了西蒙。不过,没法继续看西湖夜景了。打车回宾馆。

晚上联系改签机票的事,忙到晚上十二点,还真的不错,可以改签。三人都觉得得到了些安慰。

第二天早上7点,西蒙不再等待生叫他起床了,主动打电话过来。生和萍也早起来了。收拾完毕,早饭也没吃,打车去上海浦东机场。一路上西蒙不大讲话,生和萍坐在后排大多数时间也沉默。西蒙的孝心让生感动,也许以前对外国人的家庭观念知道的不多,现在西蒙的表现,让生突然觉得,人类的感情都是一样的。尤其意大利的位置是古罗马帝国的核心地区。也是文明古国,伦理观念应该与中国相似吧。

赶到上海,先去了前边住过的宾馆,拿上行李,再到浦东机场的时候,已经在上午十点半。改签完回国的机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西蒙脸上也有些笑意了。下午三点半上飞机,十一个小时后就能到家了。作为长孙,祖母去世不在面前,能及时赶回去参加葬礼也是比较好的。

午饭是在机场的饭店吃的,有比萨也有中餐,生吃比萨,萍是汉堡,西蒙吃中餐米饭。还喝了点啤酒。西蒙对生的管理能力,外语能力很佩服。说和生做生意,很放心的。另外,对萍的能力也非常认可,偷偷告诉生,这是个很能干的女人,尽管不是那么漂亮,但绝对可以是个好助手。同事,西蒙看得出,萍非常爱生,绝对是无私的,发自内心地爱。现在的生和照片上的生简直不是一个人,照片上,生的穿衣打扮可以用可怕来形容,这次看到的却是一个打扮得体,发型帅气,人也显得严重与年龄不符,远显得年轻的生。生告诉西蒙,这一切都是萍的功劳。是萍领他理发,给生挑选服装,而且自从有了萍,尽管还不是每天住在一起,生的生活有规律的多了。西蒙祝福二人相亲相爱,还邀请二人同访意大利,他们负责所有的费用。不过随后西蒙说了几句话,生没敢翻译给萍听。“这次找女孩你一直没参加,因为萍吧。不过,这次你没下水,下次一定不能让你独善其身,否则,你来了意大利,把这事告诉我父亲,我父亲会打死我。我却没有东西向萍告你的状,不公平。”生看着一脸坏笑的西蒙,故作无奈:“唉,那你请客,而且,我要俩。”西蒙故作惊讶,“我的上帝啊,你太黑。”随后两人大笑,萍是何等聪明的人,一眼就知道没好话。无声无息地,生的屁股疼了一下。

生和西蒙都有些遗憾,这次一项重大的任务没完成。相约尽快回来。看着西蒙挥手走进候机厅后,生突然觉得浑身无力了。这些日子,生的弦绷得太紧了。似乎有虚脱的感觉。勉强走出候机楼,坐在前边的台阶上,大颗的汗珠滴滴答答的下来了。萍在一旁吓坏了。如果不是生拦着,就叫救护车了。大概过了二十几分钟,生感觉好些了,打车去市内。萍关切的目光始终没离开过生。一直在帮生擦汗,拿着矿泉水逼着生喝水,一会问生饿不饿,一路上就没停下。生沉浸在深深的幸福里,尽管身体很难受,可巨大的幸福感让生忘记了身体的不适,感觉回到了小时候。那时,生病的时候,母亲端着用借来的一点面粉赶的棋子(像手工面条,不过不是条状,而是小四方块),在弟弟们的嫉妒的目光中,大口吃下,等生吃完,两个弟弟把剩下的分吃。因此,生装病的时候不少,两个弟弟更多。只是难为了母亲,孩子病了,总要想办法给孩子们弄点吃的。生伸手抚摸着萍的长发,朝萍笑笑。示意,没事了。萍说:“你将来这样出差,我可怎么放心啊。以前没人照顾你,你自己也马虎。以后我会照顾你,你自己也要照顾自己。我可不想半路失去你。好吗?”生:“好,不过我身体很好的,这次是太紧张了。西蒙这小子,比三岁孩子强不了多少啊。什么事也要照顾啊。我都成了保姆了。”萍说:“也是啊,你还是个叫人照顾的家伙,没想到你也能照顾人呢。”

回到南京的家,萍安顿好生洗漱后睡下,急急回家看女儿去了。

一觉醒来,生觉得鼻子被人捏住了,睁开眼睛,萍坐在床边,看着生,“吃吃”地笑着。生看着萍,突然一阵冲动,一把抱住萍。萍娇哼一声,躺在生的身边。一边说着:“饭都凉了,别闹了。”一边抱着生。看生的精神很好,萍很高兴。萍声音很大,由于怕邻居听见,生轻轻捂着萍的嘴。一番激情过后,萍趴在生的胸口,揪揪生的耳朵,就那么默默地看着生。一会,萍说:“我想不到,你这么出色。以为你是个粗心的人,原来你心其实很细。在老外面前表现的很棒。很男人,也很得体。老公,你真棒,还有,你在床上也棒。”

萍做了一桌子菜,也不知道做了多久,都是生爱吃的。现在都凉了,萍急急忙忙重新热了,让生赶紧吃饭。萍吃的很少,看着生狼吞虎咽地吃。“慢点,慢点,没人和你抢。喝汤,别噎着。你吃的那么香,我怎么就不行啊。”生笑,“我的吃相在老外面前很好看吧。看着很绅士的吧?那是演戏,整天那样真的累死。还是家里好啊,再有,宝宝做的菜真好吃。”

“对了,生,明天去看看王姐吧。听说王姐最近双喜临门,出书,感情也似乎有进展了。”

“太好了,明天晚上我们约他们吃饭吧。”

“好”。

 

 2008年6月3日11:07:42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