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臭豆腐的自留地

一块写下自己记忆的自留地,一个记录思想历程的小花园。拒别人的东西到自己的地盘。

 
 
 

日志

 
 
关于我

身体不壮,其貌不扬,眼睛不大,牙齿焦黄,收入不高,花钱大方,口袋空空,家无余粮,外号穷酸,心里不慌,不缺亲情,父母在堂,要问爱情,打死--------不讲。

网易考拉推荐
 
 

  

2009-06-22 01:00: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黄宏和巩汉林演过一个小品《装修》,其中一句台词说:“我们农村用不着防盗门,家家户户养狗,一条狗相当于你们小区的五个保安(手里的警棍)。” 确实如此,农村几乎家家养狗看家,绝对不是宠物。我从记事起已经不记得养过多少条狗了,真正印象深的就两个,一个是条个子中等偏上,灰色的狗,肚子上是那种浅橙色。姑且叫它大灰,其实当时是很少有名字的,叫它的时候,嗷嗷几声,它就回来了。另一条是有名字的,是老四起的名,叫坦克。浑身雪白。个头比现在见到的藏獒一个也不小。

       那时候家里穷啊,狗儿很少喂食的。就是喂也就是偶尔把剩下的胡萝卜粥喂上一点。平时也舍不得,那些东西还是给猪圈里的猪吃。不像现在城里人养的宠物狗,吃火腿肠,喝酸奶,还有专门的狗粮,价格比人吃的粮食还贵。每当全家人吃饭的时候,大灰趴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偶尔人掉下点菜团呀或者加上豆皮的窝头末,大灰就舔起来。人吃完饭也许赏给点刷锅水,也许不赏,大灰也不在意,照样看家。晚上,睡在屋顶上,远远地有点动静,大灰就大叫着报警。俗话说“狗改不了吃屎”,其实,那是没办法,饿啊。尤其春天,俗话说,“麦子黄了梢,饿得要蹬脚”,所谓青黄不接的时候。人都没吃的,哪有狗的份儿?狗儿除了吃屎,真的没有什么充饥的办法了。当然,哺乳期的母狗还是要喂一点的,坐月子嘛。

       秋天,玉米灌浆之后是狗儿们日子最好过的时候,一直到玉米收割完毕,狗儿们一个个膘肥体壮了。到玉米地中间看看,不得不佩服狗儿们的聪明。它们专找个大的玉米,抬起身子,把玉米棵抱在前腿中间一压,倒了。它们撕开一层层的玉米棒子皮,把玉米粒啃得干干净净。不过这是我偶尔见到大灰这样干的,一般狗儿们警惕性很高,知道是不光彩的行为,一有动静,早早跑到远处去了。因为自己人的脚步声,大灰不怕,继续吃它的饭。生产队会找专门人巡视,一般是防人的,狗儿们是防不住的。

       大灰看家是把好手,睡在屋顶,站的高看得远,所以家里人非常有安全感。印象深的是,大灰就像藏獒,看护主人是一绝。小孩们偶尔打架太平常了,不过大灰在场没人敢和我家的人打架,大灰会不声不响地对对方先来上一口,然后再叫。因为这个,父母领着人家的孩子去找赤脚医生的事儿有过两回。

      秋天收割完庄稼之后,野兔们无处藏身了,经常有猎人扛着鸟枪,带着狗儿打兔子。兔子挨了枪当时死掉的并不多。每当这时,狗儿们就大显身手了,挨了枪的兔子前边跑,狗儿们后面追。很快,嘴里衔着兔子的狗儿就回到主人身边报功了。赏点窝头,狗儿们就心满意足。

      大灰追兔子的时候很多,不过兔子都不是挨了枪的。因为我们家没人打猎。家人干活的时候,大灰照例是跟着去了,在周围转,回家的时候跟着,偶尔跑远了,嗷嗷地叫几声,大灰就远远地跑回来了。经常有受惊的野兔或远或近地跑,大灰绝对不放过的。而且速度极快。别的狗很少有超过它的。不过,大灰追上兔子后并非咬住,而是跑到兔子前面,试图领着兔子跑,兔子转弯跑,大灰再追,继续领跑。往往引起人们的大笑。

       坦克是做木工的舅舅从沈阳带回来的一条狗生的。特点鲜明,个子大,嘴巴宽,刚抱来的时候才一个来月。舅舅家不想再养,它吃奶,大狗就瘦,瘦了就得喂,所以把小狗早早送人。这坦克是我养过的最好的狗,老四最疼他。小坦克胖乎乎的,看起来有点笨,不过很可爱。放学以后都会逗逗它。下地干活的时候,小坦克在后面蹒跚着跟着。村北有条黑狗,毛短,腿细,看起来赖赖的。姑且叫它赖黑。赖黑的主人去村南种地要经过我家门前,这赖黑见了坦克就咬,主人关系都不错,也不好说什么,分开拉倒。不过自己的狗被欺负,感觉还是很坏。就这样过了一年,坦克长的相当魁梧,腿粗,嘴巴宽。整天沉默着,现在想起来,也许是藏獒吧。见了赖黑,还是怕,尾巴夹着,总想躲避,赖黑可从来不会放过它,见了还是咬。也许是从小被欺负惯了,失去了反抗的本能。见了别的狗,也是夹着尾巴,一副受气包的样子。老四是个坏小子,从小到大打架是家常便饭,自己的狗儿被欺负只能生闷气,私下里骂坦克,也没用。

       在坦克一岁多的时候,一个小雨天,坦克跟着老四在村子里和一群小伙伴玩儿。赖黑来了,见了坦克,又咬,坦克夹着尾巴躲在老四身后。赖黑还不罢休,还追。老四恼了,拿起一块半头砖朝赖黑砸过去。赖黑一躲,不小心掉到猪圈里去了。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坦克一下冲了过去,跳到猪圈里,把赖黑按在身下就张开了宽宽的大嘴咬了下去。一口一口,赖黑遍体鳞伤,开始还反抗,最后只剩下哀嚎了。坦克可不想停下,老四一看坏了,赶紧回家喊人,把哥哥叫了去,拿着棍子才把坦克赶出来。从此赖黑再也没敢从我家门前经过,即使主人在也是绕道别的巷子。

      坦克变了。再也不夹尾巴了。见了别的狗,看一眼,一副眼中无狗的神情。如果对方胆敢挑衅,绝不客气。村西头有条大狗,那是以前村里的老大,所谓江湖一霸。不知道怎么着,和坦克较上劲了。几个回合下来,坦克占了绝对的上风,最后追到人家家里去咬。害得人家主人找上门来,说“你家的狗太过分了,追到俺家里咬啊,太欺负狗了。”

      坦克还是好记性,上过门的亲戚,哪怕是外村的,只要见过一次,也不吠了。村里的人,即使来上十次八次,只要不是亲戚,还照样汪汪地叫。难道坦克能判断血缘关系?经常,邻村放露天电影,在那么多人里,坦克能穿过层层的障碍找到亲戚打招呼,过去蹭人家的腿。还会去舅舅家看看它的妈妈,亲戚都说这条狗真懂人性。

       后来,有偷狗的了,据说是用一种什么枪,远远向狗注射一种麻醉剂,一会狗就不动了,扔到车子上就拉回去宰了。

      一天晚上,坦克出去就再也没回来,估计是被人杀了吧?

       2009年6月22日0:44:48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