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臭豆腐的自留地

一块写下自己记忆的自留地,一个记录思想历程的小花园。拒别人的东西到自己的地盘。

 
 
 

日志

 
 
关于我

身体不壮,其貌不扬,眼睛不大,牙齿焦黄,收入不高,花钱大方,口袋空空,家无余粮,外号穷酸,心里不慌,不缺亲情,父母在堂,要问爱情,打死--------不讲。

网易考拉推荐
 
 

看济南京剧院《重瞳项羽》有感  

2011-08-22 09:0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济南京剧院又排了一出新戏,名叫《重瞳项羽》。看完之后,感受就俩字:垃圾!

       首先说剧本。这个剧本可以说,地地道道不是京剧的剧本。除了情节上的胡编乱造,唱词和道白基本上也与京剧无关。真的难为了那些演员,把不是京剧的玩意儿勉强往京剧上靠。观众听着起鸡皮疙瘩。

      剧本总体。写文章的人都知道,写故事矛盾越集中越好。对戏曲来说,冲突越激烈,情节越集中,刻画越能细致,越能出彩。相反,胡子眉毛一把抓,什么东西,都往里面装,只会冲淡故事的戏剧性,你想不空洞都不行。看看这个《重瞳项羽》,两个多小时内,写了项羽的一生,《鸿门宴》《回江东》《割鸿沟》《别虞姬》四个故事。而其中任何一个故事,都可以写出一出一个半小时的戏来。

       再说历史错误,一一说出来实在太难。举几个例子吧。

       第一段,鸿门宴。司马迁的《史记》对鸿门宴的描写极为精彩。刘邦借助手下一帮文臣武将的谋略,几乎兵不血刃,从南线入关。项羽在北线和章邯等秦朝残余势力激战之后,晚入函谷关。入关之后,发现刘邦心存不轨,准备起兵征讨。项伯为救恩人张良,连夜送信,刘邦为避免被动,主动前去项羽大军驻扎之地鸿门解释。事前项羽等,并未专门安排下什么鸿门宴,这是史记里的描写。《重瞳项羽》却是把鸿门宴说成项羽一方的一个计划。这是作者自己的想象。既然是历史剧,还是以历史为准的好。否则就是戏说了。

       在这一段里,樊哙的出场,司马迁的描写可谓精彩至极。项羽先是赏酒,再是“生彘肩”,彘肩,猪腿,生的。樊哙一边剑割生猪肉,一边数落项羽。《重瞳项羽》里,只赏了酒,就完了。这减少了故事的精彩程度。

       樊哙进账之后,刘邦马上溜走了,把樊哙也留在了项羽大营。这不是事实。项羽溜出去解手是后来的事。

       最可笑的是,宴后范增对天长叹,虞姬出来了。和范增唠叨半天。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了。虞姬是谁?虞姬就是一个随军的小妾而已。他的角色就是在后帐,陪着项羽。怎么随便就走出大帐来见大臣?怎么可能?作者写的是现在的小情人吧,董事长弄个小蜜,而小蜜不甘心只在床上陪老董,还要对公司的事物指手划脚,参与决策。这种所谓的解读,不要也罢。

       第二段,回江东。这情节本身就是错的。项羽自带领八千江东兵渡江向西,何曾回过江东?什么是江东?因长江在安徽境内向东北方向斜流,而以此段江为标准确定东西和左右。所指区域有大小之分,主要指芜湖 南京一带,也可指以芜湖为轴心的长江上下游南岸地区,文化意义上也包括江北临江的滁县、六合、来安等地,即今皖南、皖东、苏南、浙江以及今江西赣东北(东部)称作江东。。《史记·项羽本纪》:“且籍与江东子弟八千人渡江而西,今无一人还,纵江东父兄怜而王我,我何面目见之!”李清照诗云:“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项羽回彭城而已,彭城是徐州。那是项羽的根据地,项羽一方的都城。彭城是在长江北的。我怀疑作者是否通看过项羽的故事。再着看一眼地图,也知道从河南西部到徐州,没有渡江,这么简单的事实怎么会不清楚?

       这一段里,有一个问题值得探讨。这就是封建。封建者,分封建国也。入关之后,项羽把共同灭秦的各方,分封为许多个小诸侯国。那么项羽是什么?霸主。所谓的霸王也。也就是其他小国的盟主。没有皇帝之名,有皇帝之实。这里,《重瞳项羽》里,项羽似乎要解甲归田了。项羽不当皇帝,也不让别人当,(第一段里,项羽要讨罚刘邦就是怕刘邦当皇帝),那么这就不好理解了。国不可一日无主,项羽作为贵族出身的一员大将,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再者,当时项羽看到秦王,说过要取而代之的话,项羽不想当皇上?还是项羽倒退了2000多年,学到了无政府主义的理论,成了无政府主义者?

       印象中,那时候的女眷似乎也是坐在车上的,打仗也是战车。男女并马而行,也是作者的想象。似乎也与历史无关。

       刘邦去蜀绝非是什么“以退为进”,其实是无奈。项羽怕刘邦占据关中,利用关中的财力人力造反,分封了章邯等三王,作为屏蔽,把刘邦出蜀的路封死,也才有了以后的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再说了,蜀国也不是刘邦自己想去就去的。刘邦被封为汉王,不得不去蜀。手下不愿意去,散了一大半。

       这一段里,范增有个辞职的情节,当时老朽以为又出了什么新情节,范增走的太早了。要么在项羽的亲切挽留下,范增留下。看完了,发现那范增被项羽训斥了一顿,反而不走了。这真匪夷所思。小孩过家家?那是范增吗?

       第三段,割鸿沟。看到这里,我只有四个字:胡说八道。项羽在和刘邦僵持的时候,为什么走?那是因为粮道被刘邦的盟友截断了,项羽要回去救援,还有就是韩信占据了齐国,也就是山东半岛。那里离徐州是太近了。鸿沟在哪里?河南西部,与陕西交界的地方。后院起火了,项羽撤兵是无奈,是缓兵之计。不然根据地没了。《重瞳项羽》里竟然说成项羽是仁义的,是体念将士有家难回,关心百姓疾苦,才讲和罢战。顺便提到的一个理由才是粮道被断。这是项羽吗?真实的项羽真要如此窝囊,那还能成为西楚霸王吗?既然项羽如此仁义,坑杀秦国四十万降卒怎么解释?这不是历史,也是胡编乱造。虞姬参与决策,也是作者的臆想。

      说说范增和项羽的关系。没错,亚夫者,次于父亲的人也。也就是像父亲。那是因为第一,范增年纪大,第二,足智多谋,是项羽的主要谋士。亚夫是项羽对范增的尊称。即便是尊称,那也是君和臣的关系。看《重瞳项羽》就好玩了。范增真的成了干爹了,口口生生羽儿了。我的天呐,这也太雷人了吧?且看这几句:

     虞姬  亚父,你待项羽如子,项羽也视你为父。鸿门之事他深知你用心良苦,本想亲自前来解释。

     亚父    想来,又怕和我争执。

     虞姬    果然知子莫如父!

     亚父    虞姬姑娘说,我待项羽如子,项羽也视我为父。

     亚父    项羽儿啊项羽儿——我对你真乃是恨得可爱,爱得可恨,我是又恨又爱疼在心。

     虞姬     亚父,您患有背疾,这是您的羽儿——叫我送来的金创膏。

     亚父     是霸王送我的么?好好好,代老朽拜谢霸王。

     虞姬    亚父,您口口声声霸王霸王,就不能叫一声羽儿?

     亚父    羽儿,羽儿……

      怎么样?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了吧?查遍史书,没见项羽认干爹的记载。仅仅一个尊称而已。后来《三国演义》中,刘备白帝城托孤,刘禅叫诸葛亮“相父”,诸葛亮何曾真敢把自己当刘禅的干爹来着?  好玩的很。整出戏,丝毫看不出范增与项羽之间那种严格的君臣关系,倒像是一个无能的父亲对着自己管不了的儿子,充满着矫情,虚假。

       还有一个情节,这范增是自己气走的,没错吧。虞姬送行一段,范增又说了:“你当初为何不劝我留下?” 真是匪夷所思啊。

     再有,项羽大段唱“刘邦不配和我和谈。”似乎决心已定。接下来的散板又想和谈了,这是京剧吗?当时都晕了。

      这个戏里,连续多次出现马背夫妻的叫法。历史没有记载,项羽是否有妻子。但虞姬并非项羽妻子,只是一个随军的女人,也许是小妾。《史记》记载“有美人名虞。”,虞是名字,姓不可考。也有说法,虞是姓。姬,一说是姓。像周文王就姓姬,黄帝也姓姬,炎帝姓姜。所以姬是虞姬的姓,也是可能的。虞姬的意思“姬姓的美人”。也有说姬是古代妇女的美称,比如蔡文姬。这个戏里,一会“马背夫妻”,一会“回江东”下聘礼迎娶。这确凿不是古人的观点,也不是古人的风俗。而是《重瞳项羽》作者的异想天开。看来作者看了不少“戏说XX”的电视剧。怎么看怎么像现在的先上床再结婚,或者奉子成婚。呵呵。老朽看到的古书里,妾成为妻并不多见。到是有些人,先娶妾,空着妻的位子,等有合适的,再娶妻。作为严肃的京剧作品,这样戏说历史是不应该的。允许想象,但古人就是古人,不能够把现代人的思想强加给古人。

       老朽一向认为,不要用现代人的想法解释古人,否则“专诸刺僚”,就因为一个干兄弟的几句话,就去舍命当刺客,多么愚蠢的。

      再看两句道白:

       虞姬     亚父临别言讲,你我马背夫妻,必做一对非常男女。

项羽     非常男女!

 哈哈,好玩的很吧。京剧沦落到这种媚俗的地步,是不是悲哀?

 

济南京剧院经常弄一些莫名其妙的玩意。我非常怀疑,济南京剧院里到底有没有懂得哪怕一点历史的人?不懂历史还来玩历史剧,可笑至极。记得先前排的《辛弃疾》,有俩情节好笑的很。这边皇帝和大臣在讨论国政,莫名其妙地,辛弃疾的老婆上来了。这怎么可能?还有,皇帝赐死辛弃疾,辛弃疾的老婆替辛弃疾把毒药喝了,辛弃疾就没事了。哈哈,岂不知君叫臣死,臣不得不死,这还有替死一说?只能说,无知者无畏。

说完了历史,再说说情节。看了一遍,记住的还不算多,以后再看了补充。最不能理解的,项庄舞剑那场,暗藏杀机是一点也没看出来。不像是要杀人,倒像是俩票友演的虞姬在哪里拿着剑比划,软绵绵,娇滴滴。本来惊心动魄的情节,玩成了一碗没味的白开水。

这边项羽和文武庆贺入关,那边虞姬开始出来白活。虞姬难道怎么成了随军妓女了?那是项羽的女人,反而成了给众人解闷的工具了?这项羽也太不是人了吧?杨玉环歌舞也只是给李隆基看的,何曾见过杨玉环给文武百官歌舞取乐?

第一场中,这边项羽快乐地摆着宴席,那边范增冲上来大喊“别喝了!”这是什么事啊?

刘邦鸿门宴脱身而去,这边范增就敢对项羽指责。史记的记载,范增说“竖子不足与谋”是明着骂项庄,暗里说项羽。当面骂项羽,真是胆大至极。这种情节处理,稍微懂得一点历史就不会是这样。

这个戏,明显的特点是无处不在的虞姬。济南京剧院的《重瞳项羽》还是应该改个名字,《一个女人和N个男人的故事》最合适。一个小妾无处不在,不在后帐呆着,跑进跑出的,一会和项羽,一和和范增。不但陪项羽睡觉,还要参与军国大事,还要当项羽和范增之间的和事佬,一会还要小资一番。真够忙活的。也许济南京剧院想排的戏不是项羽,而是虞姬,挂着狗头买猪肉。观众眼睛可不瞎。

像这个一个故事性毫无可取之处的剧目,你卖唱也好啊。不,设计的唱腔不伦不类。比如花脸的唱,花脸不像花脸,老生不想老生,京韵大鼓不像京韵大鼓,整个一个四不像。号称程派的虞姬,梅派不是梅派,程派不是程派。更加让人不解是,别姬那场,道白居然达到了十三分钟之多。真的以为观众没看过梅兰芳的《别姬》吗?

唱不行,道白好也行啊?先看一段道白:

刘邦     如此说来,这鸿门不去也得去,这苦酒不饮也得饮。

樊哙     主公!这是自跳火坑!

刘邦     依你所见?

樊哙     据守关中,和项羽决一雌雄!

刘邦     樊哙呀樊哙,项羽拥有四十万大军,我营将士不足十万。慢说兵力悬殊,就是相等兵力,谁又能胜重瞳项羽?

樊哙     何为重瞳?

刘邦     一目之中两个瞳仁,项羽乃旷世奇人。

樊哙     再奇也不及我家主公,斩蛇起义,乃是赤帝之子。

刘邦     哎!纵是天子,此时也得当孙子。

刘邦     天下成大业者,微妙就在一个忍。

樊哙     主公果真要去?

刘邦     换了别人,我是断然不去。唯有项羽,我才敢冒险前往。

 

再看一段:

 虞姬     亚父,您患有背疾,这是您的羽儿——叫我送来的金创膏。

亚父     是霸王送我的么?好好好,代老朽拜谢霸王。

虞姬     亚父,您口口声声霸王霸王,就不能叫一声羽儿?

亚父    羽儿,羽儿……

虞姬     亚父……

亚父     虞姬姑娘,外面黄沙弥漫,你来作甚?

虞姬     来为亚父送行……

亚父     送行不如挽留,当时你为何不劝老朽留下?

虞姬     非是不劝,我观亚父离别乃是另有原由。

亚父     有何原由?

虞姬     您,您是不想看见霸王的最后结局。

亚父     呀!好个聪慧的虞姬。苍天啊苍天!你总算成全了这一对非常男女,马背夫妻。

虞姬     非常男女!马背夫妻……

亚父     项羽兴于仁,也将亡于仁!日后你们马背夫妻,必做一对非常男女。

虞姬     亚父……

亚父     姑娘,大王或许还能转败为胜。

虞姬     无论大王是败是胜,虞姬永远相伴终身!

亚父     老朽拜谢虞姬——

虞姬     亚父,一路保重。

亚父     时已黄昏,我要上路了。

虞姬     亚父,我们再等一等,他——要来为您送行。

亚父     他已经来过了。

虞姬     您如何知晓?

亚父     你看那黄沙地上的脚印。

虞姬     脚印——

亚父     项羽自幼父母双亡!是我为他擦手洗足,他那双大脚板,逃不过老朽的眼睛。你看这大大的脚印——密密麻麻,深深浅

浅,犹犹豫豫,来来回回……羽儿——

(这哪里是虞姬送老臣,简直就是情人之间的生离死别嘛!)

 

看看这道白,又没辙又没韵,什么玩意啊?真可气,京剧要带着韵念的,这怎么念啊?真是难为演员了,这样的一堆东西也能念出来。

 

再说演员。这个戏看名字,花脸是主角似乎是板上钉钉的。可看完全局,错了,虞姬才是主角。原因上边说了。

一个成功的剧目,选对角儿最重要。作为第一主角的旦角,可以说,没什么亮点。前边有梅派的《霸王别姬》作为样板,这旦角如果平庸,这个戏想不失败都难。作为《重瞳项羽》里的旦角,出场丝毫不能抓住观众的视线。舞姿更一般。最不可思议的,唱的过程中,明显听得出喘气的声音。别说专业演员,票友都知道那个不行。还有,有老师告诉我,京剧里的连续俩尖字,一个是尖字,一个是团字,都念成尖字是错的。当时看演出的时候,我以为听错了,不然,下来之后,请教专家,就是错的。另外,表演的过程中,丝毫看不出虞姬的那种高贵,反而有些小市民的味道,小气,浅薄,长舌妇而已。这虞姬哪像是霸王的女人,明明小痞子的情妇嘛。

花脸老朽懂的少,不好过多评论,不过唱腔不伦不类,上边说了。化妆,髯口短了,靠似乎也不该提的太高。还有由于道白设计的原因,听着起鸡皮疙瘩。不过看得出,这个演员还是不错的,嗓门脆亮,高亢,底气足。不愧CCTV大赛的金奖获得者。

老生?没什么亮点,那范增不像足智多谋的军师,倒像是老年怨妇。没底蕴,没深度。无论唱腔还是道白,毫无功力而言。简直就是背那些让人呕吐的戏词而已。刘邦,明明是正常的老生,可演的似乎是小丑和无赖,这么一个人能打败项羽,那项羽简直就是个白痴,有什么演的啊?想突出项羽,那么项羽的对手要硬起来才行。这个原则,难道就没人看出来?张良,不予置评。

就这么一个垃圾,居然时间长达2小时45分钟。真是懒婆娘的裹脚布,又臭又长。

写到这里,看到网上一篇帖子:http://www.xiangyu.cc/default.php?mod=oarticle&_siteid=100508&do=detail&tid=115719

就这个帖子,评论几句:

《重瞳项羽》是市京剧院根据自身引进人才特点,量体裁衣打造的一部新戏。“陈长庆是作为我省文化系统拔尖人才由德州调来我们院的花脸演员,《重瞳项羽》是为他量身打造的净行戏。”市京剧院院长于鹤咏告诉记者

这话错,上边说了,这是为虞姬的演员量身打造的戏吧?挂着狗头卖猪肉,这样不好。

于鹤咏告诉记者,以前的“霸王戏”包括梅派经典剧目的《霸王别姬》,其中一部分其实是“姬别霸王”,是以旦角为主的剧目,但《重瞳项羽》以净行为主演,重点着墨在项羽身上。

这位院长说话,思维混乱,逻辑不清,我觉得还是回幼儿园补补课的好。梅派的《霸王别姬》只是全出《十面埋伏》(又名《楚汉争》《九里山》《亡乌江》)中的一场,整出戏还是以霸王为主的。拿《十面埋伏》的一场戏和全出《重瞳项羽》来比,就像拿一个牛尾巴和一头牛来对比,本来就是逻辑错误。即使如此,上边说了,《重瞳项羽》还是以虞姬为主的戏。虞姬的戏更丰满,立体。可惜,角儿选的不对,恐怕目的没达到。想推一个演员,这演员在舞台上出彩才行啊。没那本事,硬推上去,除了丢人现眼,恐怕也不会有别的作用。项羽的戏反而干巴,平面化,脸谱化。沦为了配角。

于鹤咏告诉记者,全剧选取了楚汉相争为冲突线,通过“鸿门宴义释刘邦”、“打江山不坐江山”、“为百姓避兵燹鸿沟讲和”、“乌江边诀别虞姬”等情节,展现了大仁大义、大情大爱的项羽。

胡编乱造的历史,不是历史。胡编乱造的项羽,也不是历史上的项羽。项羽鸿门宴义释刘邦不存在,被刘邦的谎言骗了而已。而且刘邦也是偷跑的。看史记就知道。打江山不坐江山也是假的。不然他有什么权利分封诸王?鸿沟讲和也不是史实。原因上边说了。乌江边诀别项羽,这个最可笑。诀别虞姬是在垓下,诀别之后,突围逃到乌江边,没脸过江自刎才是历史。一出所谓的历史剧,建立在虚假的历史之上,这还名为历史剧,可笑不?这种曲解历史的事,还是少做。

“这是一部历史教科书,史诗般的戏剧文本,抹去了层层历史尘埃,让当代读者看到了一位真实的项羽。”

哈哈,这真好玩,这种历史书除了让人恶心之外,唯一的功能就是让人觉得可笑。自己虚构了一个所谓的项羽,别以为 “当代读者”也那么傻。史记,在那摆着呢。书店里有的是。不仅抹不去尘埃,反而,让看过该剧的人历史错乱。胡编乱造,可气。

 

据说这个剧目还是为了第六届京剧界和十艺节准备的,唉。老朽以为,第六届京剧节没戏。万一拿了什么奖,那是京剧界多么可悲的事。这种丢人的玩意,还不是不要去的好。十艺节没问题,东道主嘛,怎么着也得拿个金奖。否则,十艺节办它干嘛?花钱搭台,让别人唱戏,没意思。

 

以上文字,只对事,不对人。就戏论戏。既然是花了老朽的钱(文化局的钱有我的一份,我也是纳税人),就得允许俺评头论足。若有任何冒犯之处,还请理解。

二〇一一年八月二十二日 09:00:59

 

又得到一消息,舞台上的很多道具,像桌子,香炉等,居然是塑料泡沫。这真是奇思妙想。不过,

第一,难道文化局投资不够?既然没钱就别玩啊,还打肿脸充胖子?

第二,如果投资够了,那么钱都干嘛去了?难道说里面有什么猫猫的粪便?这事文化局该查查。

第三,这样的泡沫道具说明了,这个剧就是个应景之作,费钱费力搞一个垃圾的应景之作,作用何在?浪费纳税人的钱,是对纳税人的犯罪!

第四,这样的玩意儿拿到中国京剧节上,把观众和评委的大牙笑掉咋办?济南京剧院最好现在武汉开所牙科医院,效益那肯定相当地好啊。

  评论这张
 
阅读(829)|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